星期三, 3月 26, 2014

我有話說

這段日子聽到的看到的都是一波接一波的國際新聞。
除了飛機不見了,讓馬國政府增廣見聞以外,還有一則是鬧得滿城風雨的台服貿。
我不想深入探討任何一國的政治,因為那是有理說不清, 清者不能自清的混濁局面。

我生於斯長於斯的這片土地,她很美麗,卻被蹧蹋;她很善良,卻被汙衊,我們很愛她,很努力的想幫助她,一次又一次,在以為接近曙光的黎明,她一次又一次的被黑暗吞噬。我們很累,很慚愧,很無奈,可是我們身邊總還會有一群人,堅信這一小點的光有一天會迎來陽光;堅信我們流下的淚水會化為滋養這片土地的養分,讓她能茁壯長大。

在另一片的土地,她是所有華人都嚮往的烏托邦。在那裡,我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屬於自由的空氣,我可以探索她賦予我們的一切不可能,可以說我們想說的,可以支持我們想支持的。不管走到哪裡都有和藹可親,笑臉迎人的當地人。是多麼好的一片土地才可以孕育出如此棒的人文風情! 這樣一個地方,這樣的一個環境,無論是發生什麼事情,只要是對她有可能造成傷害的,我們都有保護她的權利。

很多人,很多報導,都說這個不應該,那個不可以。
學生就該好好的呆在學堂,身為國家棟樑不應該如此如此。
可是, 我想說的是,在你還沒告訴他們不應該之前,你們做的難道就是100%的應該嗎?
可能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服貿是什麼, 可是身為領導人, 講解, 教育, 公平, 公正與公開, 難道這不屬於你所"應該"的範圍嗎?
強占立法院可能不是最理智的行為, 可是如果這麼重要的決策是如此倉促的在這個地方通過,我們的確有權利質疑這個地方的神聖性。
突襲行政院,確實是不應該,因為那是國家最高行政及機關,運作的地方,不是我們一句不爽就可以隨便破壞的。可是,執法人員遣散記者媒體,自願醫護團體,然後再來個接二連三波的"依法驅離"。水柱,警棍,拳頭是所謂的依法?毆打,暴力,是用來對服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們?這些這些,難道就是應該的?
沒有人是應該平白無故的受打,縱然他們有不對的地方,身為那些所謂懂事的大人們,你們應該做的不就是搞清楚他們為甚麼如此嗎?你們應該做的不是應該接見學生代表,達成一個共識,然後讓學生們離開行政院,在不干擾國家運作的情況下,繼續他們應該做的事嗎?
身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,接見一到兩位的學生代表,真的有那麼困難嗎?如果連一個學生都能逃避的領導,我真的非常質疑他最基本的待人處事的能力。

如果國家安定,鞏固,誰會選擇走上街頭抗議?
如果領導苦民所苦,誰會捨棄安逸而選擇革命?
如果世界逐步走向文明,誰又會因暴政而受傷?

我很痛,因為我在我自己的土地看到的昰偽民主。
我很痛,因為我在別人的土地上看到民主被扼殺。

人類啊,我們以為我們已經從原始走向文明,以為穿上衣服就能遮蔽羞恥,以為滿口聖賢書就是文明人。殊不知,在你開啓暴力之門後,那羞愧不是衣服就能掩飾的;在你讓文字成為攻擊弱勢武器的當下,中國幾千年留傳下來的方塊字已沾滿了鮮血。

我們努力讓自己的生活越過越好,努力讓自己實踐夢想,努力讓自己往更好的區域發展;在這些努力努力又努力的背後,作為我們堅強後盾的昰我們心中那份最純真的初衷,那個深信著真善美的靈魂。如果有一天愛和信任已經不存在我們心中的任何一個角落,我們已經不知覺的把這個世界慢慢推向文明的末端。


星期二, 2月 05, 2013

所謂幸福

房子和家是不能花上等號的。
你可以坐擁幾間房子,可是你或許只有一個或少於一個的家。

有時候,人會以物質來區橫幸福。
有時候,人會以感覺來評估幸福。
有時候,在區橫評估後質疑幸福。

有些人,是在尋覓中發現,那心中自以為幸福的楷模,早已變了樣。

星期五, 5月 18, 2012

出口

近來很累,除了累實在想不出來其他的形容詞。
喔,對了,還有淚。
我以為這一年下來我已經變成了一個顏面神經麻痺的怪物,今天竟然讓我發現自己的淚湶還活著,應該是喜事一件。
因為一件微不足道的公事落淚,是一件很遜的事情,因為這完全不是我的作風。怎麼可以讓一群在我生命里沒有留痕跡的傢伙影響?

理性,在釋放過期的淚水後回到身旁,似笑非笑的望著我說:“看,你這不中用的東西,情緒一來,什麼修行也沒有了。”
感性,在理智暫時離開後,偷偷的安慰我說:“有時候情緒也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,當然你的淚,不是因為無關痛癢的那些人,而是累積到了一個極限,而那一些話恰好是導火線。”

理性與感性,是非與真理,拿起與放下,攻擊與接納,朋友與敵人,永遠都不可能二選一,因為他們都是我們的因果學習。有因就有果,沒有是非,就沒有真理,從沒拿起,何來放下? 沒有敵人的陰險,何以凸顯朋友的知心?

累壞的身體.在睡上一個好覺後就可以恢復元氣。
繃緊的腦袋,在淚奔後可以防鬆螺絲,給自己靈感。

種種思緒縈繞,只為一個出口。


星期一, 4月 16, 2012

你好嗎?

好久都沒有上來坐坐了,也荒廢了好些時間。
這段日子讀著我的部落格的你們,過得還好嗎?

這些日子,有好多好多的想法,卻不願意找個時間好好的抒發一下。
我好嗎?我很好,因為我開始發現我不會生氣了。很多事情,我都只是不爽,過了,也就沒太多個人情緒,然後,也就算了。這算不算在情緒管理上有上一層樓了?還是,我已經逐步步向顏面神經麻痺族群了呢?
我好嗎?我不好。我開始離自己越來越遠了,常常搞不懂自己要去哪裡,心裡面一直浮浮沉沉的,像是海洋中一隻迷失的帆船,隨波逐流。這種感覺非常討厭,非常不踏實,它讓我每天照鏡子都覺得自己醜陋,它讓我在夜深人靜時想要狂吼,它讓我對自己失去信心。

你有多久沒有和自己說話了呢?我已經好久好久了。
找個時間,想把那個躲在basement的自己叫出來,和她一起曬曬太陽,然後問問她"你好嗎?"


星期四, 12月 01, 2011

守護天使 - 5/415

有時候嘮嘮叨叨會讓我覺得很煩。 
有時候長遍大論會讓我覺得吃不消。 
有時候重複又再重複會讓我很想應酬她。 
很多的有時候, 我會覺得啊。。。夠了吧!  

可是。。。 
當這些有時候消失的時候。。。 
我會失落。 
我會寂寞。 
我會想念。 
我會擔心。  

那天逛街,看到這一盆淡紫色的小花。 她不嬌豔,也不奪目,只是平平淡淡的開著她那微紫色的小花瓣。賣花的阿姨說她是天使花, 是花群中的守護天使。 那一瞬間, 我腦海裡浮現媽媽的樣子, 我們的身邊也有這樣 一個不繽紛奪目,平淡平凡但卻又默默在守護我們的天使, 不是嗎? 她就是我們的媽媽啊。  

媽媽啊媽媽,我知道你在二十四歲時失去了你的媽媽,在四十六歲失去了你的爸爸。 
我不敢想像,如果我在像你這麼年輕的時候失去了你,我的日子是該如何走下去呢?  

我的守護天使,這一次,換我守護你。


回歸 - 4/415

從手寫到印刷,從科技派回歸樂活派; 從對精緻奢華的追求,轉而回到反璞歸真的渴望。 這個時代,這個年代;都被矛盾衝擊著, 都被變化滋養著。 我們因為矛盾而豁達, 因為變化而美麗。


星期三, 11月 02, 2011

雨 - 3/415

大雨傾盆後,換來清新的空氣; 如同。。。 痛哭流涕後,換回晴朗的心境。

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淚,我。。。过得很好。

請珍惜您那甘露般的淚珠,珍惜的人不會隨意揮霍它 。


窗裡窗外 - 2/415

窗裡向往窗外的蓝天,窗外羡慕窗裡的恬静。窗裡窗外都有不一样的风景。你能拥有蓝天,也能活得恬静,为何局限於单一的选择?

窗外的蓝天也有变天的时候,窗裡的恬静也有躁动的时刻。在窗外时,就别羡慕窗裡;在窗裡时,就好好的待着。走到哪儿,心情就放到哪儿,人生不是就该如此吗?


暗与光 - 1/415

有时候处于黑暗中,也能捕捉到一霎那的光芒。 不要惧怕黑暗,因为走出黑暗,转折处迎面而来的,是一道曙光。

暗与光,恶与善,都是一线之差,都是一念之差。


我思我億我舞

很久之前就有一种想法。。。
想把每天的心情记一记,却又不想像写日记般唠叨。
在我还在想的时候,已经有人开始了这样的摄影心情札记。被人嫌弃我一开始构思的idea很老土,也为了不要跟别人重叠,我才想出了思億舞这个词儿。说穿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,还不是415的译音。这个四百一十五天,横跨我三十一到三十二的日子,最后一天落在我生日,也就是离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还有两天的时间。如果世界真的末日,而我也如计划完成了这四百一十五天札记,那么也算是功德一件,死而无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