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3月 26, 2014

我有話說

這段日子聽到的看到的都是一波接一波的國際新聞。
除了飛機不見了,讓馬國政府增廣見聞以外,還有一則是鬧得滿城風雨的台服貿。
我不想深入探討任何一國的政治,因為那是有理說不清, 清者不能自清的混濁局面。

我生於斯長於斯的這片土地,她很美麗,卻被蹧蹋;她很善良,卻被汙衊,我們很愛她,很努力的想幫助她,一次又一次,在以為接近曙光的黎明,她一次又一次的被黑暗吞噬。我們很累,很慚愧,很無奈,可是我們身邊總還會有一群人,堅信這一小點的光有一天會迎來陽光;堅信我們流下的淚水會化為滋養這片土地的養分,讓她能茁壯長大。

在另一片的土地,她是所有華人都嚮往的烏托邦。在那裡,我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屬於自由的空氣,我可以探索她賦予我們的一切不可能,可以說我們想說的,可以支持我們想支持的。不管走到哪裡都有和藹可親,笑臉迎人的當地人。是多麼好的一片土地才可以孕育出如此棒的人文風情! 這樣一個地方,這樣的一個環境,無論是發生什麼事情,只要是對她有可能造成傷害的,我們都有保護她的權利。

很多人,很多報導,都說這個不應該,那個不可以。
學生就該好好的呆在學堂,身為國家棟樑不應該如此如此。
可是, 我想說的是,在你還沒告訴他們不應該之前,你們做的難道就是100%的應該嗎?
可能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服貿是什麼, 可是身為領導人, 講解, 教育, 公平, 公正與公開, 難道這不屬於你所"應該"的範圍嗎?
強占立法院可能不是最理智的行為, 可是如果這麼重要的決策是如此倉促的在這個地方通過,我們的確有權利質疑這個地方的神聖性。
突襲行政院,確實是不應該,因為那是國家最高行政及機關,運作的地方,不是我們一句不爽就可以隨便破壞的。可是,執法人員遣散記者媒體,自願醫護團體,然後再來個接二連三波的"依法驅離"。水柱,警棍,拳頭是所謂的依法?毆打,暴力,是用來對服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們?這些這些,難道就是應該的?
沒有人是應該平白無故的受打,縱然他們有不對的地方,身為那些所謂懂事的大人們,你們應該做的不就是搞清楚他們為甚麼如此嗎?你們應該做的不是應該接見學生代表,達成一個共識,然後讓學生們離開行政院,在不干擾國家運作的情況下,繼續他們應該做的事嗎?
身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,接見一到兩位的學生代表,真的有那麼困難嗎?如果連一個學生都能逃避的領導,我真的非常質疑他最基本的待人處事的能力。

如果國家安定,鞏固,誰會選擇走上街頭抗議?
如果領導苦民所苦,誰會捨棄安逸而選擇革命?
如果世界逐步走向文明,誰又會因暴政而受傷?

我很痛,因為我在我自己的土地看到的昰偽民主。
我很痛,因為我在別人的土地上看到民主被扼殺。

人類啊,我們以為我們已經從原始走向文明,以為穿上衣服就能遮蔽羞恥,以為滿口聖賢書就是文明人。殊不知,在你開啓暴力之門後,那羞愧不是衣服就能掩飾的;在你讓文字成為攻擊弱勢武器的當下,中國幾千年留傳下來的方塊字已沾滿了鮮血。

我們努力讓自己的生活越過越好,努力讓自己實踐夢想,努力讓自己往更好的區域發展;在這些努力努力又努力的背後,作為我們堅強後盾的昰我們心中那份最純真的初衷,那個深信著真善美的靈魂。如果有一天愛和信任已經不存在我們心中的任何一個角落,我們已經不知覺的把這個世界慢慢推向文明的末端。


沒有留言: